夜场新闻

<<返回上一页

他!我的上海夜场

发布时间:2018-10-04 23:58来源:上海夜场点击:


——她啊,是我一想起来,就会笑出声的人,
——即使她什么都没做,即使她和我相距十万八千里。
 
 
 
一期一会这个词只在你身上用过吧。
我都忘记我们认识多久,八年九年还是十年。
花房都已经关闭,具体的时间都已经无法考证。
只是每次打开短信QQ微信微博饭否豆瓣诸如此类的软件,
你总在一个角落,从来没变过,那么安心。
 
想想我们从初中在论坛因为五月天而勾搭,怎么就迷迷糊糊走过来这么多年。
你生于茜草绽放的初秋,明明是性子冷不易搭讪的处女座;
我生于乍暖还寒的立春,是不喜欢毒舌好吃懒做的双鱼座。
我们两个性格没有一点相像,甚至对方身上都有点自己不喜的属性。
大概是不在一起生活的关系,我们相识时都过滤了自己不良习好,相知时又都包容了彼此所有。
 
 
初中高中阶段我们断断续续做了那么久的笔友,
也调侃过彼此谁出名了这些信都是可以拿出去赚一笔的。
不过是玩笑话,心里是决定这些你给的爱我是谁也不让探看的。
你的书信我放在家里房间桌台下的小箱子里,它上了锁。
里面是一叠一叠的A4纸,说来这又与我们星座相符,
从前给你写信我都是挑选最可爱最清新的信纸,而你只会写在一张张简单的白色A4纸上,
用黑色钢笔或铅字笔一封信就能写上厚厚一大叠,大部分都是在自说自话,有时也带着询问和安慰。
你每次下笔都标示着写某段话的日期和心情,像是在写日记。
也是从你开始我习惯了日记都用第二人称,感觉像在和你对话又似是自己的絮语。
 
刚刚翻开邮箱发现里面还有一大堆你的来信还有论坛的留言提醒,
还记得那时候的邮件都是计算机课上偷偷挑着空隙发的,
重新打开你时长时短的邮件一封封看过来,还是觉得很舒心。
有时候会很短,“电脑课,趁老师唠叨的时候给你写信,只是有点想你。”
有时候会很长,"所有的承诺只敢贡献给你。只有说给你听的时候,我才不会觉得是海市蜃楼那般。"
那时稚嫩无知,但也是懂得付出的年龄了,
你给过我的所有承诺,都一一会去实现,我答应你的,也从未食言。
你知晓我所有浓于血的温暖的污浊的背离的沉默的不可为人知的内核,
我也清楚你爱过的在爱的坚守的质疑的追逐的梦想的甚至私心的自我。
这种纯粹的信赖与相依是,仿佛跋涉千里茫茫雪原才终于与一片春天相遇一般,
可贵而温暖,这份温存建立在彼此上。
 
 
去年生日时与你唯一一次见面,还是你坐飞机千里迢迢来找我。
我在机场大巴抵达口给你打电话,你刚接起手机便在那头说"我看到你了,站着等我。"
你在我背后唤我小名,明明是没见过面的关系,但我觉得你这样熟悉。
可我们认识这么久,不也就是故人么,只谈心不见面的好知己。
 
就只有一天而已,我们逛街吃饭,去坐那据说是亚洲最大的摩天轮。
摩天轮真的很大,转完一圈都要半个小时,前面半圈我们一直在折腾着手机要照相,
黑夜下反光灯也无甚作用,照片中我看不清你的表情,恍惚记得是在笑的。
(那次出行回校不久那个手机被偷了,狠狠骂过几句杀千刀的也只是因为那些照片再也寻不回而已)
上升到最顶点的时候我们都沉默不说话,是因为都忽觉时间过得这样快,好不舍好想让它停下来。
望着摩天轮下一条长路,路上的车辆灯汇成一线金色的河流,婉转没有尽头。
那一瞬真是我人生记忆中为数不多的可标榜为最幸福的时刻之一,
那一晚你缓缓唱了两遍的生日快乐歌也一直在我脑海里。
 
送你去机场过安检的时候,你排队要走前转身说最后抱抱吧。
说过那么久的拥抱,只在离开的时候短暂实现,真的好可惜,
不过又很满足,我不会说漂亮话语,热爱都藏在骨子里,
唯有在拥抱的时候紧紧用力让你感受赤忱的温暖。
 
 
秋天是茜草芳菲的季节,试想日本与法国的秋色。
东京繁忙麻木的人群有着形式各异的风衣,
富士山一如既往地伫立原地幽忧地观望浮世,
扎幌的列车依旧面无表情地向着没有希望的晴朗前进。
茜草招摇的野地,风阵阵,惊雷过。
巴黎像一只毛色纯正的波斯猫,又优雅,又无情。
长久地,将历史与现代气息糅合在一起,丝毫没有一点矫作。
汩汩流淌的塞纳河畔有手风琴艺人凛冽而注满了乡愁的琴声悠悠。
这城市的存在本就是一份旁若无人的巨大孤独。
茜草招摇的普罗旺斯旧城堡墙下,暮色沉,光将昧。
 
你是我最爱的茜草女孩,<郑风>有首极美的诗,
"东门之墠,茹藘在阪",它在我心里的释义只关于你。
既像东门前的平坦土地一步之近,又似斜坡上难知深浅的茜草不可跋涉。
在我心里你一直是这样的形象,隔花荫人远天涯近,
常在屏幕这头想象那边你的表情,就看你发来消息说上一秒感动至眼里有泪。
我们说过要去的地方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其实去哪里都好,只要跟你一起,
和你相关的所有事情,我都理所当然认为一定能实现。
那些來自年少的人,來自年少的故事,來自年少的坚持,
似乎总比別的东西要耀眼些,也被給予了更多的偏心。
我不畏惧等待,知晓等的人是你,坚信你总有来的一天,所以才不怕。
 
我们都是彼此的一期一会。
电子信息的时代,北京夜场招聘网的发达,一生一次的见面又如何,
那么多年都爱过来了,以后也还是延续下去。
 
我是你的木木,林仔,关关,林恩,云南君。
你是我的光年,年仔,兰兰,林檬,小火车。
我们一直是不在一起也像在一起一样。